古怪猴子规律>委員風采

胡衛:為教育事業燃一束光發一份熱

2019-05-28來源:人民政協報
A- A+

胡衛簡介:全國政協委員、上海市政協教科文衛體委員會副主任,民進中央委員、民進上海市委會專職副主委,中華職教社理事、上海中華職教社副主任,中國宋慶齡基金會理事、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長期從事教育研究,在教育理論政策和實踐研究領域建樹頗豐。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

在改革風起云涌的年代,是什么推動著胡衛從一個教育研究者轉身為教育實踐者,又進軍彼時尚為“無人區”的民辦教育研究,他直言:“通過辦實業造血,我想擁有可以放手探索的教育試驗田,同時保持真正的人格獨立和骨子里追求學術的品格。”

教育是什么?

德國著名哲學家雅斯貝爾斯這么回答:“真正的教育,是一棵樹撼動另一棵樹,一片云推動另一片云,一個靈魂喚醒另一個靈魂。”

最好的教育,從來都是一種潛移默化而深遠持久的影響。

早些年前,一本素描滬上第一線校長、教師的《滋潤上?!分?,在胡衛篇用了這么一個標題《一位睿智而儒雅的年輕教育家》。

不得不說有一位“教育者”對年輕的教育家胡衛有“潛移默化而深遠持久的影響”。胡衛的母親石雪梅,籍貫浙江省寧波市鄞縣,在當地是殷實的大戶人家,祖上房產很早就捐出去辦了學校。胡衛告訴記者:“母親從小體弱多病,初中時期曾休學在家,依靠自學,跳級考上東南中學,后進入高級商科學習。工作期間,又進入中華職業學校學習。退休后,母親又到了民辦教育機構擔任會計和財務主管。”

多年之后,讓胡衛依然記憶猶新的是,母親雖為一介布衣,卻心系天下。雖平凡普通,但不乏思想見地。她每天看書讀報,視野開闊。對子女嚴格要求,悉心教育,希望他們成為對國家和社會有用的人。

1991年,成為上海最年輕的人文學科副教授

家風的傳承之下,胡衛成為華東師范大學教育系79級學生。

在采訪中,胡衛對此用“沒有讓母親失望”一句話帶過。之后,記者做了功課才發現,這個“教育系79級學生”的蘊含頗為豐富。

首先,華東師范大學的教育、心理學系在全國都是出類拔萃的。

其次,他的前面只有一屆,準確地說,他應當算78級學生。在中國現代教育史上,77級和78級學生是積蓄10年才“磨一劍”的非常特殊的一代大學生。而他們對于中國現代化建設所產生的深刻影響,無論怎么評價都不為過。

回憶起這段求學經歷,胡衛說:“我讀書時,有幸碰到了全國第一等的老師。比如:杜殿坤是研究俄羅斯教育的,趙祥麟、馬驥雄研究的是美國教育,葉瀾研究的是南斯拉夫教育,張瑞璠教中國古代教育史,張人杰教教育社會學,單中惠教外國教育史,陳桂生教馬列主義教育原著。他們每個人都給我樹立了一個楷模,讓我去仰慕、去追隨。”

1983年8月,從華東師范大學畢業后,胡衛進入了市教育局所屬上海市教科所工作,趕上了上海德育實踐和研究的一個鼎盛時期,幾乎參與了當時市教育局在德育研究領域召開的全部重要會議、研討會和規劃研究。

這意味著什么?

從個人而言,1987年,胡衛主持的《中小學教育評價研究和實踐》《上海市中小學德育大綱研究》獲得了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成果兩個一等獎;1988年,《中學生青春期問題解答》獲全國優秀圖書獎;1990年9月,受國家教委基教司和中央教科所委托、由胡衛主持的《學校德育評估與學生品德考評研究》,列入全國“八五”規劃重點課題,獲全國教育科學優秀成果二等獎。

1991年,由于胡衛在德育研究領域所取得的突出成績,經葉瀾教授為評審組長的專家教授們的一致同意,他獲得破格晉升,成為上海最年輕的人文學科副教授。

就教育領域而言,1993年,當上海在鄧小平南方談話、面臨世紀之交的歷史大轉折前夜,胡衛根據“改革體制、轉換機制、搞活學校、面向社會、適應市場、擴大開放”的精神,在承擔上海市普教重點課題的過程中,提出了上海德育改革和發展的基本思路。

“調整學校與政府的關系,促使政府部門從原來的微觀管理和過程管理,轉變為宏觀管理和目標管理;加強國情教育;進一步打破思想禁錮,創造一個更為寬松、和諧、民主的學術環境……”如此等等,記者此前采訪滬上教育界人士時,對此評價為“這個德育改革的思路,是20多年前寫的,直到今天來看,仍然那么新鮮,那么充滿生氣,仍然適用于今天。”

雁過留聲,人過留名。此“名”非名氣的“名”,而是人名的“名”。

胡衛用教育者的情懷鉆研教育研究,從而成為談及上海教育改革過程中,一個繞不開的名字。

在改革初起的年代,是什么推動著胡衛在教育研究的道路上一往無前,他直言:“我愛教育,視教育活動為一種生命的樂趣,而面對活生生的生命、靈魂,我人隨心動,充滿激情。”

“不要你一分錢,要辦就辦民辦學校”

雖然在采訪之前,記者給胡衛委員準備了一份采訪提綱,希望能循著他一路走來的經歷,還原一個執著于教育研究和實踐者的心路歷程。但采訪時聊著聊著,時間線總是不自覺地被打亂。聊著聊著,他又感懷起在華東師范大學就讀教育系時的歲月:“那里開放博雅的人文氣息、濃郁嚴謹的學術氛圍,加之老師們淵博的學識與人格魅力,讓我潛移默化地萌生了以后從事教育工作的念頭。而當初的那個念頭,如今如愿成了我甘愿為之奮斗終生的事業與責任。”

他告訴記者,彼時,他從書本中了解到,我國民間舉辦教育機構的歷史源遠流長。從孔子設壇講學到百家爭鳴、私學興盛;從“稷下學宮”的出現,到漢代的官學私學并舉,再到宋代村學、族學、家塾、學院、書院等私學機構的繁盛。私學的興起為國家教育事業的發展提供了不可小覷的推動力。

當聽聞鄧小平在全國科學大會開幕式上的講話中提出:“教育事業絕不只是教育部門的事,各行各業都要支持教育,大力興辦教育事業。”為民辦教育做一些事情的理念開始在胡衛心中萌芽了。

1993年初,浦東新區社會發展局領導找到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所負責人,提出:新區有大量閑置的公建配套學校,給10個幼兒園,作為上海市教科所實驗基地,每個幼兒園提供啟動資金40萬元至50萬元,以后自收自支,自負盈虧。

胡衛知道后,在時任市教科所所長錢在森的支持下,找到了時任新區社發局局長趙開國,誠懇地說:“我可以嘗試來承辦一家,不要你一分錢。要辦就辦民辦學校。”

翌年2月,浦東新區“天地幼兒園”破土而出。

1995年,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浦東新區管委會主任趙啟正視察天地幼兒園,并要求利用集團化辦學模式,復制經驗、分享資源、做大規模。由此協和教育集團誕生,也掀開了胡衛通過舉辦幼兒園、中小學、成人業余學校,探索教育改革試驗田的又一新篇章。研究者變實踐者,在胡衛的探索和帶領下,協和教育集團創辦的幼兒園中小學已有40多家。

“民辦教育地位由‘補充’向‘重要組成部分’轉化,也是經歷了一個認識不斷深化的過程。”胡衛告訴記者,1995年6月,上海市教育科學研究院成立,下轄四個所:高教所、普教所、職教所、智力所。他在華東師范大學教授袁振國陪同下去找當時新任院長胡瑞文,提出了用新體制、新機制創辦一個研究機構的設想,胡瑞文認為民辦教育正處在迅速發展階段,方興未艾,如果順勢而為,成立一個民辦教育研究機構更有意義。

胡衛采納了胡瑞文院長的建議,旋即緊鑼密鼓開始了籌備。是年12月26日,上海市民辦教育研究中心掛牌成立。胡衛說:“我當時給民辦所的定位是‘頂天立地’。‘頂天’,就是為政府宏觀決策服務;‘立地’,就是為學校改革發展服務。同時又具有相對獨立性,可以用第三只眼睛來研究公共政策。”

由此,胡衛和前輩們、同事們一起,開創了民辦教育研究史上的眾多“第一”:創辦了民辦教育發展史上第一本雜志《民辦教育動態》,承襲至今;將對民辦教育研究有熱情有能力的人集聚起來,形成了第一支專兼職結合的民辦教育研究隊伍;承擔了國家社科基金、教育部、國家哲學社會科學等高層次的規劃項目研究;出版了第一套民辦教育叢書;建立了我國民辦教育第一個大型數據庫;編寫了第一本中國民辦教育發展事業報告(綠皮書和藍皮書)等。

圍繞民辦教育發展與規范兩大主題,胡衛于1999年撰寫出版了《民辦教育的發展與規范》一書。之前,胡衛曾拿給時任全國人大教科文衛委員會教育室主任盧干奇征求意見。他看過之后贊賞有加,建議請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許嘉璐撰寫序言。

沒隔多久,許嘉璐來了回復:“把全部書稿拿來給我看,是否寫序,由我看過書稿后決定”。胡衛告訴記者他不得不把一厚騾手寫書稿奉上,讓他始料未及的是,許嘉璐在“五一”長假期間花費數日讀完了60萬字的書稿,并親筆寫下了6000字的序言,他寫道:“我一口氣讀完,不禁心頭一喜:這本書反映了近年來民辦教育研究的成就,是這一領域的重要收獲……而其中許多見解實在值得所有從事或關心教育事業的人們一讀。”

由一本書,胡衛和許嘉璐結緣,并到后來又有了“一夕之談”的勉勵。

在改革風起云涌的年代,是什么推動著胡衛從一個教育研究者轉身為教育實踐者,又進軍彼時尚為“無人區”的民辦教育研究,他直言:“通過辦實業造血,我想擁有可以放手探索的教育試驗田,同時保持真正的人格獨立和骨子里追求學術的品格。”

扎實研究教育,深入參政議政

時間線,又回到上世紀90年代。彼時,民進上海市委會也正關注民辦學校出現后政策真空的問題。雙方關注的共振,讓胡衛和民進結緣,開始受邀走進上海民主黨派大樓,多次參加民進上海市委會召集的民辦教育課題討論會。

2002年,胡衛正式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

在許嘉璐的關懷下,2003年,胡衛被提名為民進中央教育委員會副主任,而且一干就是13年。

2005年,他又當選為民進中央委員,當晚許嘉璐約胡衛到住地談話,希望胡衛不辱使命,為中國教育發展多建真言、多獻良策。同年末,許嘉璐和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民進上海市委會主委嚴雋琪到上海教科院民辦教育研究所視察,并參觀了協和教育集團所屬的協和雙語學校,聽取了胡衛的匯報,對“科研為中心,學校為基地,周邊事業作保證”的運行體制給予了高度評價。

2003年,上海市開展“世博會與上海新一輪發展”大討論,教育界也在熱烈討論如何為上海新一輪發展提供強大的人力資源基礎。時任民進上海市委會教育委員會副主任胡衛建議,利用上海市教科院民辦教育研究所資源,舉辦一次民進教育論壇,在大討論中發出民進對教育改革的聲音。

時任民進上海市委會專職副主委王慧敏對此建議很重視,專門在一次主委會結束后,安排胡衛和市民辦教育研究所副所長唐曉杰向時任上海市副市長、民進上海市委會主委嚴雋琪作匯報。

胡衛告訴記者,嚴雋琪問得很仔細,在了解了辦會意圖、主題、資源利用等情況后,拍板支持舉辦第一屆民進教育論壇。經過民進上海市委會和民辦教育研究所的通力合作和精心準備,2003年6月21日,“世博會與上海新一輪發展———義務教育制度創新專題研討會”在上海大學附屬中學成功舉行。這是上海民進“順勢而為”“集智聚力”的一次成功嘗試。正如出席研討會的嚴雋琪所言,這次研討會充分利用了民進的優勢,集中民智,為教育改革和發展作出了新貢獻。

16年的堅持和探索,“上海民進教育論壇”已成為民進上海市委會參政議政的重要品牌,產生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吸引了民進中央教育委員會、中國教育政策研究院、上海市教委等眾多會內外單位參與承辦和協辦;也吸引了眾多各級黨政領導、專家學者、行業學(協)會領導、名校長名教師踴躍參加和建言。

在胡衛的主導下,每屆教育論壇主題力求既圍繞國家的大政方針,也兼顧上海的發展需求與民生關切。論壇成果都由民進上海市委會及時提煉和轉化為提案和社情民意,報送有關部門,為政府宏觀決策提供參考。上海民進教育論壇舉辦以來,先后形成“關于推進本市義務教育均衡化發展的幾點建議”等16件提案材料,多件提案被評為上海市政協優秀提案。

胡衛是上海民進教育論壇的發起者、組織者,又是參與者。每屆論壇,胡衛都作專題發言,這是他立足本職,努力把教育研究和參政議政結合起來的嘗試。

作為全國政協委員,胡衛從履職經歷體悟到:“汝果欲學詩,工夫在詩外。”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全國政協十三屆一次會議閉幕會上指出:新修訂的政協章程新設立了“委員”一章,對委員履職盡責等提出了明確要求。希望大家做好新修訂章程施行第一年的“委員作業”,在明年大會報到時,不僅能提出好的提案,也能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交上一份好的履職報告。這在胡衛看來,既是對新一屆政協委員的諄諄要求,也是對所有政協委員的殷切期待。

政協委員要做好“委員作業”,交這份履職報告,關鍵就是要在平時下功夫,在日常見真章。

胡衛說的“平”和“常”,即是:要聚焦黨政關切,為國家和地方經濟、社會發展的中心工作服務;要聚焦民生關注,把老百姓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放在心上。“然后用政協委員的眼睛去看,發現問題;用政協委員的耳朵去聽,聽到老百姓真實的訴求;同時要用政協委員的嘴巴去表達,人云亦云不云,老生常談不談;另外就是要用政協委員的文字去表達,寫好提案和調研報告。”他如是說。

“知屋漏者在宇下,知政失者在草野。”胡衛表示,作為政協委員,不能僅僅關注黨政關切,還要關心民生訴求,也就是老百姓的操心事、煩心事、揪心事。“在履職中,我主要從三個方面反映社情民意。從黨派聯系的委員關注的民生問題出發建言履職;從社會關注的焦點熱點問題出發建言履職;從自身工作崗位和專業特長出發建言履職。”

“千巖萬壑不辭勞,遠看方知出處高。”胡衛直言,面對新時代新要求,委員只有?;?ldquo;趕考”心態,加強歷練,躬身踐行,才能不負社會各界對政協委員的厚望。

版權所有: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全國委員會 京ICP備08100501號

網站主辦:全國政協辦公廳

技術支持:央視網